北宫大夫人身边的丫鬟急道:“太太,咱们也快去清秋院看看吧。”

“快走!”北宫大夫人扶着丫鬟的手,也往清秋院赶去。

北宫大夫人眼眸微眯,她自己生的儿子还能不清楚,翠嬷嬷别说是拍门,就算是把屋子拆了,也未必会有什么反应。是她小瞧了赫连家这养在外头的女儿,没见过什么世面,妇人后宅争斗的手段倒是不少。

“哼。”北宫大夫人冷哼一声,等一会儿就把她拿儿子作伐子的事,在老太太面前抖落出来。北宫大夫人根本不信,儿子是真病了。

秋水出去换冷水,明若给司皓宸测了体温,拿起体温计一看,刻度都顶到头了。

明若收起体温计,嘴角抽了抽:“这么烫也太不科学了,你且悠着点啊……”

司皓宸虽然不知道‘科学’是什么,但他明白,媳妇的意思是,体温这么高,会让人觉得有古怪。

“现在越离奇,之后北宫朗月的傻症好了才越可信。”司皓宸老神在在伸了个懒腰,“要是随便发个热就能破了傻症,他以前怎地就没好?”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明若只好暂时抛弃科学,任由司皓宸在‘自燃’的边缘疯狂试探。

“我苦命的孙儿啊……”北宫老夫人由北宫二夫人和魏嬷嬷搀扶着进来。

司皓宸一把握住明若的手,换了个双眼无神盯着床顶的表情。明若对自己夫君这演技,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北宫老夫人颤抖着手,探了探孙儿的额头。虽然一直覆着凉帕子,但也是烫手的。

老太太活了这么大岁数,从没见过谁发热身上能烫成这样的,顿时心下凉了半截。眼圈一红,落下泪来:“朗月,你看看祖母啊……”

“大夫来了!”夏生一边给大夫引路,一边通传。

按照礼数,外男登堂入室,府中女眷都要回避。可这时,‘北宫大少爷’病得厉害,少夫人又被大少爷拉着手动弹不得。

大夫走进来,看到有年轻女子坐在床沿上,立马低了头,不敢乱看。

大夫伸手搭脉,只觉‘北宫大少爷’的手腕烫得像火炭一般。都烧成这样了,没高热惊厥怕是人已经烧坏了,机体的反应都迟钝了。

大夫眉头紧锁,这‘北宫大少爷’不但发热,这脉象也乱得很,他只觉得这位大少爷怕是大限将至了。(司皓宸:本王用内力作出的病症,你武功高出本王两个境界,就能诊出本王无事了。)

明若刚才也给司皓宸诊了脉,别说脉象杂乱无章理不出头绪。就这状况,连医疗系统的诊断都是——司皓宸离领盒饭不远了。

“大夫,我孙儿怎么样,你倒是诊治开方呀!”北宫老太太看大夫愣着不动,急得直捶床。

“老夫人,恕在下直言,府上还是预备后事吧。北宫大少爷病情凶险,在下才疏学浅,实在无计可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