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宫老太爷虽然头发花白,但面色十分红润,整个人看着精气神很足。从禁地回到主院后,沐浴更衣完毕,才在正厅见了其他人。

‘北宫大少爷’成亲时,老太爷还在禁地闭关。由于当时‘北宫朗月’是个傻的,北宫老太爷也没对此事太过关注。

不过,看到这西界来的孙媳妇,倒也不比养在云陵城的世家小姐差。

“老太爷,水先生到了。”朱管家前来通传。

“嗯?”北宫老太爷微微挑眉,一时没想到这水先生是谁。

司皓宸彬彬有礼道:“水先生就是祖母为孙儿请的先生。”

“原来如此。”北宫老太爷捋了捋胡须,“将他请去小书房,老夫这就来。”

“是。”朱管家领命而去。

随后,北宫老太爷带着长子和嫡孙,一起去了小书房。

北宫老太爷进到书房,在主位坐下,一双锐利的眼眸在水先生身上打了个转。

君澈作揖见礼:“在下水育文,见过北宫老先生。”

记住网址

“免礼。”北宫老太爷慢悠悠开口,“据老夫所知,清尘山的先生只在山中教导弟子,从不下山为西席。

先生为何会入我北宫家?”

君澈微微挑眉,之前只想着北宫老太爷肯定会暗中调查,倒是没想过,会直接询问他。

不过想想也是,像他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北宫老太爷根本不会放在眼中。

“在下在清尘山时,就对北宫公子的事迹有所耳闻。不久前途经云陵城,老夫人相邀。在下出于好奇,想见见北宫公子便来了。

讲学之后,发现北宫公子悟性极高。在下便决定留在府上,也可以与北宫公子教学相长。”

君澈对‘北宫大少爷’的评价,可谓极高了。

北宫老太爷问了最近水先生在讲什么,又考校了‘北宫大少爷’相关的问题,司皓宸都对答如流。

北宫老太爷心下很满意:“好好跟着先生学习,每日给你祖母请安时,都到老夫这里来一下,老夫要检查前一天的功课。”

“是。”‘北宫大少爷’点头应下。

北宫大老爷淡定从容地坐在那里,内心却早已心潮澎湃——看来,父亲是要亲自教导朗月,这是对于大房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

在之后的家宴上,北宫老太爷让司皓宸坐在自己身边,北宫老夫人也让明若坐在自己边上。

夫妇二人显然成了老太爷和老太太眼中,最重视的小辈,惹得其他三房嫉妒不已。

用过午膳,大家都在花厅中闲聊。

二房庶长子北宫振海,此时也醒过味儿来了——自己原本是被当做北宫家的继承人来培养的,现在北宫朗月不傻了,岂不是要同自己竞争家主之位!

北宫振海眼珠一转,他这‘大堂兄’看着是比原先灵光一些,但还是不好相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