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若改良过的迷香确实好用,两人进到院中,有如无人之境。北宫二老爷也乖乖睡在屋里,明若顺利地采到了他的血。

事情搞定,两人出了院子,直奔清秋院。

司皓宸揽着媳妇的腰,稳稳从墙头翻进院子。两人抹黑回到卧房,直接进了空间。

明若解开夜行衣的衣带,司皓宸直接将人扣进怀里,细密的吻落下来。

明若意识到,这不是开往幼儿园的车:“等一下……我想起一件事……”

“嗯……什么……”司皓宸的声音就在耳边,低低沉沉格外悦耳。

“那个……刚才忘记熄掉迷香了……唔……”明若被不务正业的某人打横抱了起来,“那迷香吸多了,明天整个院子的人都会起晚了……”

司皓宸不为所动,将媳妇放到床上,拨开银钩拢着的床幔:“本就不是一根整香,现在折回去,差不多也燃尽了。”

“额……”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明若知道接下来就要进入,大型诗词重现现场了——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第二天一早,明若捶着老腰,从床上爬起来。她现在已经不去纠结,为什么自己累得要死,司皓宸却生龙活虎了。反正,想破头,也没个结果。

生龙活虎的某只笑眯眯地走进卧房:“洗澡水已经弄好了,要不要为夫抱你过去?”

“不用。”明若本想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霸气地走去浴间。结果,只能倒腾着小碎步,缓慢地飘过去……

明若泡完‘井水’,才算真的活过来了。

司皓宸又端了燕窝粥来:“喝点粥,补一补。”

明若翻了个白眼,但还是接过粥,欢快地吃起来,一会儿还有工作呢,必须先吃饱了。

明若喝完粥,将炖盅一推,钻进了炼药房。之前采到的血,需要处理好再进行分装,方便以后使用。

明若将处理好的血样分装到抗凝管里,取出两管放在一边,其他的都收进医疗系统,以备不时之需。

心里还默默感谢北宫二老爷,献出了200血液。

“这两个你随身带着,万一北宫家的老头带你去禁地,不舍得放自己的血让你来,也好有个准备。”明若既希望北宫老太爷快点带司皓宸去禁地,又怕在那里出了纰漏,她想去救援都进不去。

“好。”司皓宸将两个密封好的抗凝管收起来,他能感到他的丫头在担心,伸手抚了抚明若如瀑的秀发,“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嗯。”明若伸手圈住司皓宸劲瘦的腰,“我想回家了。”

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明若觉得自己像是一棵无根的野草,不知道将来会是怎样。经历了这么多,她终于找到了归属感,下意识地把云亲王府当做家。只有回到那里,才觉得舒适且安心。

司皓宸脊背一僵,他记得,小丫头刚到王府时,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就想要回家……

“等把中州这边的事情处理好,我就陪你回家。”司皓宸不知道媳妇说的‘家’在哪里,但从前只要说到‘家’,丫头的眼神就会放空,直觉应该在很远的地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