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明若让秋水带上一盅清热解毒的绿豆汤,便往主院去了。

司皓宸和明若来到主院时,其他人已经被北宫老夫人打发回去了,只留了北宫大夫人侍疾。

“祖母,母亲。”司皓宸和明若上前行礼。

“你祖父不是让你回去歇着,又跑来做什么?”北宫老夫人道。

“孙儿带了绿豆汤来,祖父现下如何了?”

“朗月,你进来。”北宫老太爷听到‘大孙子’的说话,便唤他进去。

司皓宸端着绿豆汤进去内室,北宫老夫人转而问明若:“‘朗月’没受伤吧?”

“大概是在山里的时候撞上了什么,身上有些淤青。”明若觉得,要是司皓宸一点伤都没受,有些不太符合北宫朗月的人设。

“伤的重不重?”北宫老夫人追问。

“不大要紧,擦些药酒就好了。”

“那就好。”北宫老夫人终于放下心来,“你们祖父经常往那山里去,从未遇到过狼群。这又不是冬天,狼也不至于饿得下山觅食……”

明若不知道北宫老太爷对‘狼蕨花’是什么态度,便不打算跟北宫老夫人说这个:“以后祖父要再进山,定要多多带了人去。这山高林深的,指不定藏了什么猛兽在里面。”

“瑶华说的对。”北宫老夫现在也是心有余悸,这次要是带的人足够多,也就不会发生这事了。

北宫老太爷虽然腿受了伤,但精神还好。司皓宸进入内室,他正倚在床头,并没睡下。

“祖父。”司皓宸从袖袋里拿出一条染了狼蕨花粉的衣料,并狼蕨花的图样一起递给北宫老太爷,压低声音道,“‘瑶华’在西界见过这种叫狼蕨花的植物,只要粘上这花粉,遇到狼就会被攻击。”

北宫老太爷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你叫南方进来见我。”

“是。”司皓宸将北宫老太爷的心腹护卫带了进来。

“主子。”南方单膝跪地。

北宫老太爷将衣料和图样都交与南方,让他仔细调查。

半下午时,南方就查到一些事情,先回来禀报:“主子,属下确实在禁地入口的地方,找到一株正开花的狼蕨花。

属下看那株狼蕨花有些打蔫,便仔细查看,发现土层有新翻动的痕迹,应该是被人刚移栽过去不久的。”

“哼!好精巧的手段!”北宫老太爷冷哼一声,“给老夫仔细地查,老夫倒是要看看,是谁这么惦记老夫的命!”

“属下定会全力以赴。”南方领命而去。

掌灯时分,明若和司皓宸才回到清秋院。明若今天在北宫老夫人身边绷了一日,回来就趴在桌子上装狗带。

司皓宸也坐下来,帮媳妇按摩肩膀:“娘子今日辛苦了。”

“嗯。”明若宁愿去药田干一天活,也不想仪态端淑地坐一整天,“查到是什么人下的手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