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宅子的方位告诉赫连决,让他查查,是什么人名下的产业。”司皓宸沉声吩咐。

“是。”暗卫领命而去。

“如果说,秋夜公子有称帝的野心……会不会就是操控恶鬼盟的幕后之人?”在没来中州前,他们只知道恶鬼盟与中州世家有关。

并且,把目标锁定在北宫家。可是,在北宫家这几个月,并没查到任何与恶鬼盟相关的线索。

“现在还不能肯定,毕竟,北宫家也觊觎这天下。”司皓宸原本以为,中州比较简单,掌控住四大世家即可。直到察觉到紫微宫之类的存在,才发现,远没想象中那么简单。

“嗯。”明若叹了口气,此次中州之行,虽然查清了一些事情,却也揪出了更多的事情。

“别急,慢慢来。”司皓宸的心态倒是很好,“总会弄清楚的。”

“哎?咱俩的剧本好像搞错了,应该我安慰你才是。”明若冲司皓宸做了个鬼脸。

“能安慰到你就好。”司皓宸摸了摸明若的头。

“行吧,该去请安了。”明若起身,理了理衣裳。

司皓宸抬手,将明若垂在脸侧的碎发,别到耳后。然后,牵着媳妇往主院走去。

两人刚走出清秋院,便看到朱管家倒腾着小短腿,往他们这边‘滚’过来:“大……大公子……您在府中呢?”

明若秀眉微挑:“这大清早的,还没去给祖母请安,夫君怎么可能出门去?”

“这……”朱管家惯是个会见风使舵的,深知以后北宫家,应该就是大公子做主。所以,该卖的好还是得卖,“三公子一大早就去禀告老太爷,说大公子眠花宿柳彻夜未归。

老太爷,让小的来清秋院……看看大公子在不在家……”

“走吧,我们刚好要去给祖父祖母请安。”司皓宸眯了眯眼睛,看来上次那掌打轻了,都吐血了还不安生在床上养着。

此时,北宫泽南正在跟北宫老太爷和老夫人告状。说昨日在杏花巷看到了北宫大少爷,他坐的马车,在飘香院门外停了一宿……其实,北宫泽南也就认出了‘北宫朗月’的马车,和赶车的小厮。

但这并不影响他编排‘北宫朗月’逛花楼,还说的有鼻子有眼,犹如亲见。

北宫老太爷治家严谨,不许儿子孙子眠花宿柳,纳妾也只能纳良妾,不能把乱七八糟的女人带回北宫家。

司皓宸走进花厅时,北宫泽南正说得唾沫横飞:“三弟亲眼看见我的马车在飘香院门口停了一宿?”

北宫泽南看到‘北宫朗月’有些意外,他让小厮守在门口,看到‘北宫朗月’回府,再过来告诉他的。现在小厮没来报,反倒是‘北宫朗月’先回来了。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小厮那边是什么情况了,北宫泽南义正言辞道:“正是。”

“哦。”司皓宸沉吟一声,“这么说,三弟也是彻夜未归喽。看三弟这神采奕奕的样子,也不像是一晚没睡。是不是为了看着我的马车,勉为其难地在飘香院宿了一宿?那还真是难为三弟了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