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明若刚应声,只见一道绯红的身影从魁星阁二楼飞掠而出,绝佳的轻功身法搭配飘逸的红绡衣袍,在月色下有一种诡谲的美感。

司皓宸眼眸微眯,审问黑衣人时,他说秋夜公子爱着红衣,此人武功奇高,会不会是秋叶公子本人?

“若儿,你进空间去等我。”红衣人身法极快,司皓宸怕再耽误下去,自己就跟不上了。

“你小心些。”明若虽然不会武功,但也能看出来,那红衣人似乎很厉害。

“嗯。”司皓宸取出面具戴好,便追了上去。

明若正打算进空间去,看到玲珑还落在自己肩头:“玲珑,快去!”

玲珑得令紧追司皓宸而去,明若直到看不见玲珑的身影,才进入空间。

出了魁星阁不久,皇甫夜就觉得有人在跟踪自己。他对外身份隐秘,每次出门都会黏上不少尾巴。

开始,他还有兴趣收割人头,日子久了难免腻烦,只加快前行,将尾巴甩掉罢了。

直到出了城,皇甫夜才惊觉,自己已将速度提到极致,那人竟一直跟着,根本没有被甩开的迹象。

皇甫夜忽地顿住身形,足尖轻点停在一颗大树的树杈上。

司皓宸也停下来,落在距离皇甫夜一丈开外的树上。

对面的男人不但穿了一身骚包的红袍,脸上还蒙了一块红色的面纱,只露出一双狭长的狐狸眼。右边眼尾处还纹了两片彼岸花瓣,大概是为了跟束发的彼岸花发冠相呼应。

司皓宸眼中的不屑毫不掩饰,完全想不通一个男人,怎么有脸将这么身娘们儿叽叽的行头穿出门的。

皇甫夜也暗暗打量着司皓宸,追了自己这么远,不见一点疲色便罢了,连身上的白色锦衣都是纤尘不染:“你是什么人?跟着本尊作甚?”

司皓宸不答反问:“你是秋夜?”

自己对对方一无所知,对方却知道自己是谁。皇甫夜顿时不高兴了,手一扬,血红的长鞭宛如灵蛇出洞,直逼司皓宸面门。

司皓宸抽出长软剑,击向那长鞭。原本是两件软兵器,打在一起却铿铿作响,甚至还击出了火花来。

皇甫夜越打越心惊,整个中州武功在自己之上的,也就那么几个老怪物。青年一辈中,何时出了此般人物!

司皓宸用长软剑将对方的长鞭绞住,用力一拖。皇甫夜只觉长鞭马上就要脱手了,遂死死握紧。结果身形不稳,整个人都往司皓宸的方向扑过去。司皓宸左手前探,一掌打拍在皇甫夜胸口上。

皇甫夜胸口一滞,只觉得气血翻涌,打是肯定打不过了。

司皓宸的长软剑松开皇甫夜的长鞭,直接去缠皇甫夜的脖颈。皇甫夜瞳孔一缩,扬手打出三枚暗器。

司皓宸直觉这暗器有古怪,并没用长软剑挥开,而是迅速往后退去。

那暗器却自己炸开了,散出一阵黑烟。玲珑嗅到毒气,瞬间暴涨数倍,一口将那些黑烟吞没。有些微飘散出来的,也用翅膀扇向了皇甫夜。

皇甫夜看不到玲珑,所以,整个场面在他眼中更为诡异——爆开的毒烟瞬间消失,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皇甫夜是真的被吓到了,将轻功运到极致,瞬间便跑得无影无踪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