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璇玑殿。

“皇兄这么悠闲,不怕节外生枝吗?”天域捻了一枚棋子,落在棋盘中央。

“本殿从来不怕节外生枝,之所以有人会怕,只是因为他们的能力还不足以应对罢了。”天玄勾了勾唇,神情之中尽是胜券在握。

天域却不赞同:“不放在自己眼皮底下看着,谁知道会出什么事呢?”说着,他意有所指的深深看了一眼天玄。

当初他那么千防万防,就差把凤素羽接进天界供起来了,不还是被天玄钻了空子,把人拐走了吗?

天玄却淡淡一笑,落下一子:“二弟,技不如人,还是要认输啊。”

天域看着棋盘上纵横交错的黑白两色,漠然半晌,最终昂首一笑:“皇兄是不是忘了,在她还没有真正嫁给你之前,我还是有机会的。究竟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啊。”

说罢,天域隐没身形,离开了璇玑殿。

天玄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捻起棋盘上的棋子,黑色的棋子在阳光下显得深邃而沉默。

就在这时,管家从外面走进来,报告说:“殿下,天门侍卫在天界入口捉住了一个面生的女子,她说是来找殿下的,姓凤……”

话音未落,她便只觉面前掠过一阵风一般,再抬头看去,眼前只剩一副残棋,哪里还有天玄的人影。

天界入口处,凤素羽信誓旦旦:“我真的不是溜进天界的小妖,我是来找大皇子殿下的!”

侍卫无动于衷,看向她的眼神中甚至有一丝同情:“姑娘,你知道每天混进天界想要亲眼见一见两位殿下的女妖有多少吗?你这套把戏,早就有人玩过了。”

凤素羽张口结舌,气的脸都红了,她从怀里掏出凤青给她的令牌:“喏,这是玄鸟族族长的令牌,这下可以证明我没有说谎了吧?”

两个侍卫对视一眼,神情顿时严肃不少。

就在凤素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对方却忽然一前一后挡住了她的路:“还偷到了玄鸟族的令牌,小姑娘,这可是罪加一等啊!”

“你们……”凤素羽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这两个侍卫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啊!

“我是玄鸟族族长的女儿!我真的不是骗子!”她竭力证明着自己的身份。

“噗嗤。”

一声轻笑落入耳畔,凤素羽恼怒的抬头看去,却一怔,继而立刻叫人:“天玄!”

两个侍卫立刻脸色一变,连忙拦她:“小姑娘,直呼殿下的名讳,你不要命了!”

凤素羽无奈的看了一眼这两个虽然热心肠但是脑子真的不太好的侍卫,气结:“你还笑,还不快过来帮我证明身份!”

“是是是,我马上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