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素羽踉跄着站起身子,“天玄在哪儿?我要见他。”

墨渊道:“殿下说了,只要您同意和离,那么这一切还都有好转的机会。玄鸟族和老夫人的命……都握在您的手里。”

凤素羽张了张口,祈求般看着墨渊:“墨渊,算我求你,带我去见天玄一面,我相信他不会这么绝情的……求你……”

“太子天妃,您怎么就是不明白呢,殿下不会见您的。”

墨渊看着面前有些疯癫的女人,忽然觉得有些可怜。

他叹了一口气,“太子天妃,您就认了吧,难道您真要看着玄鸟族灭族,老夫人死了才追悔莫及吗?”

凤素羽呆呆的看着他,张口无言。

墨渊说得对,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族人为了自己一厢情愿的爱去死,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娘亲去死。

她不能。

对于刚刚失去了孩子的凤素羽来说,族人和父母现在就是她的唯一,她不能失去他们。

“和离书是吧,我签。”凤素羽擦了擦眼泪,相比刚才平静不少,只是她眸子里的光也一同暗去了,“从前是我瞎了眼,识人不清,竟不知道太子殿下的心肠,竟然如此狠毒!”

她转过身,开始在堆积着秽物的牢房里寻找起来。

她浑身无力,任意一个动作都能牵扯到伤口,痛的她龇牙咧嘴。

可凤素羽已经不在乎了。

那日和离书被天玄留了下来,她没有签,随手扔在这里。

而现在,小小一方天地之中,竟然遍寻不见。

看凤素羽找了半天仍旧无所获,墨渊出声了:“太子天妃,不必找了,属下这里还有一卷。”

来时殿下让他带着,现在倒真的用上了。

看着墨渊从怀里掏出一卷干干净净的和离书,凤素羽一怔,咧着嘴笑了:“殿下心思缜密,原来早就备好了这一招。”

墨渊皱了皱眉。

看着浮在半空的和离书,凤素羽抬手想去触碰,却发现自己指尖全是血污,她低头自嘲一笑,手掌狠狠压在伤口上,鲜血顿时流满掌心。

摁在和离书上,艳红的血渗进洁白的卷纸中。

“和离书我签了,现在该天玄实现他的承诺了。”凤素羽抽口冷气,“我要见我娘亲,我要保证玄鸟族族人安好!”

墨渊眸中闪过一丝不忍,正要开口,外面却忽然走进来一个女人,笑道:“凤姑娘,既然签了和离书,您与太子殿下便再无关系了,见了面又能做什么呢?”

凤素羽冷眼而视,她认得这个女人,是鸢鹂身边的仙婢清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