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多……半月。”

-------------------------------

“我知道了。”清凝压下心头喜色,转而说道,“这件事我回去之后自会禀告太子殿下,一切静听殿下吩咐便是,切不可妄加行动。否则若是惹了殿下不快,你我皆要吃不了兜着走!”

最后一句话语气加重,隐含威胁,卫权忍不住僵了僵,而后连忙点头:“全凭姑娘吩咐。”

……

接下来几天,天玄始终没有来过天牢看一眼凤素羽。

倒是凤素羽在醒过来之后,折腾起来,不断地哀求着卫权,让她能够回家一趟,去看看玄鸟族如今状况到底如何。

可是没有天玄的吩咐,卫权根本不敢擅作主张。

而他派去寻找太子殿下的几人,也全被鸢骊挡了回来,说是鸢月姑娘的病情恶化,殿下无心理事,不许他们再去烦他。

这种情况下,谁还敢再去触太子殿下的眉头?

而凤素羽在始终得不到回应的情况下,却渐渐安静了下来,只是告诉守卫她想见一眼卫权。

守卫见她不再吵闹,也就去请了卫权大人来。

卫权来了之后,凤素羽却一改平静,将藏着的一块带着棱角的石块抵在脖颈处,这石块原本只是从牢中寻到的,如今被她磨损得如一把利刃。

她声音平静道:“卫大人,烦请你去请太子殿下过来,就说我有事相求。否则……”

她的手动了动,石块尖瑞处在皮肤上划过,留下一道红痕,“若是玄鸟族的王女死在天牢里,恐怕不会善了。”

卫权见她以死相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派人去把太子殿下请了过来。

天玄来到天牢之后,看到凤素羽凄惨狼狈的样子,露出嘲讽的笑容,“你以为,把自己折腾成了这个鬼样子,本殿就会心软么?”

“殿下,我已经答应你与你和离,可你为何不肯兑现承诺?”凤素羽清丽的脸上浮现出绝望,“现在我娘亲已经死了,我想去看她最后一眼都不行吗?”

“本殿早已派兵援助了玄鸟族,兑现了出兵的承诺。至于你现在……”

天玄顿了顿,似想到什么,语气陡然锋利,“是为了向被你伤害的鸢月赎罪!”

赎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