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她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羽儿?”

凤素羽浑身一震,极缓慢的转过头去,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张了张嘴,艰难地叫了一声:“爹……”

玄鸟族族长凤青只有凤素羽这一个女儿,此刻父女相见,也不禁湿了眼眶:“羽儿,你怎么回来了……”

“爹……”凤素羽抱住了凤青,哭的泣不成声,“对不起,爹……都是我害死了娘亲,是我……是我啊!”

凤青叹口气,轻轻拍着凤素羽的后背:“羽儿,不怪你,这些都是命……”

凤素羽趴在凤青怀里嚎啕大哭,直到嗓子都哭哑了,才慢慢地抬起了头。

她后退几步,然后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爹……女儿不孝,让玄鸟族蒙羞了。”

“羽儿,你这是做什么!”凤青连忙伸手去拉她,却被凤素羽推开了。

她看着自己爹爹,声音艰涩的开口:“爹……我被下天牢的事情,想必您已经知道了吧?”

凤青不忍的别开了脸,他本不想提此事,没想到凤素羽却主动说了出来:“羽儿,外面那些流言你不要去理会,爹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爹……”凤青这副模样反倒让凤素羽更加难过,她苦涩一笑,“凡事种种皆因我而起,是我让您丢了脸面,让玄鸟族蒙羞……女儿一定会赎罪的。”

她这话让凤青一瞬间产生了不好的预感:“羽儿,你答应爹,千万不要做傻事!”

“不会的。”凤素羽轻轻的说,“女儿心里有数。”

辞别凤青之后,凤素羽离开了宫殿,看向站在门口的天玄等人:“多谢殿下,素羽感激不尽。”

痛哭过一场,她的神情看起来却更加平静了,就连那双眸子,好像也带着看破了一切的超脱。

她看着天玄,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加冷静:“殿下,一直以来都是素羽太过任性妄为,强迫您和我在一起,而现在,我发现是我错了,错的离谱……”

天玄冷笑:“你以为同本殿认错,本殿就会放过你吗?”

“您错了。”凤素羽摇了摇头,竟是淡淡的笑了:“殿下,我不求您会原谅我,只求您不要伤害我的族人……倘若以后,我不再出现在您的面前,您愿意放玄鸟族一条生路吗?”

天玄拧眉:“玄鸟族若安分守己,本殿自然不会对他们做什么。”

“有您这句话,就够了。”凤素羽点了点头,自愿走到守卫身边,被缚住了双手。

看着凤素羽垂眸安静的样子,天玄心中反而生出一股烦闷。

不知从何而来,也挥之不去,缠绕在心间,细细的疼。

他拧眉,干脆不再看她,挥手带人回到天界。

……

天玄刚回到殿中,忽然有侍卫报告——

“殿下,凤姑娘说她愿意认罪,伤害鸢月姑娘的事情,她都认下了。”

“她竟愿意认罪?”

天玄狐疑皱眉,不知为何,听到凤素羽愿意认罪,他却是一阵心烦意乱。

侍卫点头:“千真万确,殿下,接下来,该怎么做?”

天玄沉沉站了片刻,“既然认罪了,自然有天官定罪处罚,她与本殿已经和离,自然与本殿无关了,以后她的事,也无需汇报。”

她是玄鸟族王女,即使认罪,不过也就是在天牢关押几年,天界也不会拿她怎么样。

天玄没有多想,只是心头如有一块石头压着,沉闷的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