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渊。”天玄沉沉开口,“去查一查,假冒本殿命令的人,到底是谁。”

然而,墨渊却没有动,只是站在原地,神色惊疑不定。

“怎么,本殿的命令你也不听了吗?”

“属下不敢。”墨渊立刻认错,他抬起头,神情有些由于,“殿下,其实……其实属下的心里,有一个人选,只是……”

天玄脸色一变:“只是什么,既然有人选,还不快立刻说出来?”

墨渊这才开口:“属下怀疑的人……是清凝姑娘。”

话一出口,天玄才明白了墨渊究竟为何如此犹豫。

清凝是鸢鹂身边的丫头,而鸢鹂,是鸢月的姐姐。

觑了眼天玄神色,见他并无异样,墨渊才接着说了下去:“属下去请太子天妃签和离书那日,清凝姑娘也去了,当时她对太子天妃极为刻薄。甚至……还违背了您的命令,告诉了太子天妃凤老夫人病重的消息。”

天玄眸色微闪,眼底结上了寒冰。

他说过,不许任何人向凤素羽透露凤老夫人的事,这清凝还真是胆大包天!

他吐出两个字,如同寒冰:“继续。”

“正是那日,太子天妃昏过去了,属下本来等在外头,可清凝姑娘说殿下唤我回去,属下便立刻离开了。”墨渊的表情有些奇怪,“可是属下回去之后,殿下却并未提起此事……”

听到这里,卫权也连忙说道:“属下也记得,就是那日查出了凤……太子天妃的身体出了问题,可清凝姑娘说她会会去禀告太子殿下,让属下不要多生事端。之后,属下派去汇报殿下的人,也全被这清凝姑娘挡了回来……”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良久,一声嗤笑打破了这诡异的寂静。

天域看着天玄,神情之中有几分好笑:“皇兄手底下的丫头,胆量可真是非同一般啊。”他深深地看了天玄一眼,“此事因你而起,希望你能够尽数解决,不要……让素羽死不瞑目……”

说完,他转身离开。

凤青也没想到其中竟然还有诸多隐情,他一下子跪在了天玄面前,痛不欲生:“殿下,羽儿已死,可她不能白白背负这些冤屈啊!恳请殿下彻查此事,还羽儿一个清白!”

天玄沉默着看着众人,他的心底忽然涌起一股悲哀。

他原本以为,凤素羽是受不了折磨才会选择死去,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如此。

她应该是因为,太过痛苦和绝望,所以才会选择离开的吧?

因为,她以为是他造成了一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