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的神仙死去之后,魂魄不入轮回,尸首都会被送去往生海,碾碎为尘土,重归世间,意思是与天地同尘。

可是,凤素羽早已与天玄和离了,这是太子殿中上下心知肚明的事。

如此,即便是管家也拿不定主意,不知该如何处理这凤姑娘的尸首。

然而在她前去请示的时候,还未见到殿下便被墨渊大人截住了。

听完她的来意之后,墨渊沉吟片刻,说道:“殿下想要亲自为太子天妃举办葬礼,兹事体大,不可疏忽。”

“是。”管家颔首,忽觉不对,她惊讶的看向墨渊,“太子天妃?可……”

墨渊面沉如水:“一切随着殿下的意思去做即可,此事不是你我能够随便议论的。”

管家背后沁出一层冷汗,连忙点头,退出去了。

下葬之前,葬礼仪式也是不可缺少的。

凤素羽的葬礼并不隆重,却十分肃穆。

天玄着人在宫中设了灵堂,主殿也腾了出来供人吊唁。

凤素羽的尸首被安置在水晶棺中,她面色沉静,好像睡着了一般。

这件事被天玄刻意压下,知道的人并不多,再加上凤素羽本身交友极少,前来吊唁的人除了宫里的一些丫鬟,就只有玄鸟族了。

凤青孤身站在水晶棺前,看着棺中凤素羽一如昨日的面容,早已红了眼。

他的手覆在棺上,颤抖着叫了一句:“羽儿……”

所有的悲伤在此刻倾囊而出,他扶着水晶棺泣不成声:“当日你不是答应过爹爹,绝不会想不开吗?羽儿,你骗了爹啊……”

悲戚绝望的哭喊感染着周围的每一个人,几个小丫头纷纷别过脸悄悄擦眼泪。

这位玄鸟族族长不久前刚刚失去了自己的妻子,现在女儿也死去了,其中苦痛即便只是想来都觉得揪心不已。

墨渊面露不忍,上前几步:“凤族长,太子天妃刚刚故去,倘若泉下有知,也不想看到您如此痛苦。”

凤青擦了擦眼泪,站起身,面有悲色:“墨渊大人,若我没有记错,小女已与太子殿下和离,还叫什么太子天妃呢?既然小女已是自由身,还请太子殿下归还小女尸骨,让我把她带回玄鸟族下葬吧!”

墨渊看着眼前的老人,短短几天时间,他好像又苍老了不少,双眼之中满是血丝,憔悴不堪。

他有心想要为天玄说话,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