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玄气息一沉,仿佛压抑着什么说道:“即便当初……你知道她已经时日无多,却还是不愿意放过她吗?”

“真是好笑,我为什么要放过她?”

鸢鹂的脸上充斥着恶毒的神色,“我只觉得我做的还不够多!她只不过是失去了一个孩子罢了,而我呢,我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女人抢走了你!”

鸢鹂笑的十分狰狞恐怖:“殿下,您现在来为她讨回公道了,可还有什么用呢?她已经死了,死人是不会复生的!”

“放肆!”天玄一脚踹在鸢鹂身上,直把她踹的说不出话,躺在地上疼的直抽冷气。

鸢月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鸢鹂,神色难掩失望和震惊:“姐姐,你为什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擦掉眼泪,她转过了头,不再去看鸢鹂,悲切道:“殿下,我姐姐所作种种,背负的罪孽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我不会替她求情。就请您……严惩不贷吧……”

谋害太子天妃、设计太子……这样重的罪孽,不要说是她,就算是整个九尾族,都保不住她!

鸢鹂却根本不知悔改,转头看向鸢月,眼眸中充满了恨意:“现在就急着在太子面前邀功了吗?鸢月我告诉你,就算是我死了,你也得不到他!”

天玄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女人,眸色中有几分嫌恶:“墨渊,把人带去天牢,交到卫权手里,告诉他……太子天妃受过的,让她也全都尝一遍,不用留情。”

“不!太子殿下,你不能这么对我!”

直到这时,鸢鹂的脸上才出现了几分惊惶,她不住地踢腾双腿往后退:“太子殿下,你以为凤素羽真的是我杀的吗?不是的!是你,是你杀了她!”

墨渊快速上前,封住了鸢鹂的声音,任她如何嘶喊,都发不出一点儿动静。

天玄身形一颤,闭上了眼睛。

鸢鹂说的不错,不信任凤素羽,把她押进天牢给了鸢鹂可乘之机的人,是他才对。

真正把凤素羽逼上绝路的,是他啊!

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捂住心口,那里一抽一抽的疼,无论如何也无法缓解。

等屋子彻底安静下来之后,鸢月开口了:“殿下,鸢鹂糊涂,做了错事。可是,恳请您不要把这件事牵扯到九尾族,族人们都是无辜的!”

“本殿心里有数。”太玄抬了抬手,示意鸢月不要再说下去。

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了凤素羽。她也曾哭着恳请他,不要让玄鸟族的族人平白死去,可是当时,他却无动于衷……

叫来医官为鸢月检查身体之后,天玄就一直站在房间角落里,一言不发。

他没有抬起头去看鸢月,或者说……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鸢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