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玄进来似乎越来越爱赖在宫中日出散心了,就连天帝下达的任务也是能推则推,实在拒绝不了的才会应下,不过也只是交代给了墨渊去做罢了。

呆呆地望着池中悠闲的锦鲤,天玄不知在想什么。

下人大多匆匆路过,没有一个敢停下来询问。

太子殿下这些日子不大对劲,他们都晓得的。

恰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几句细微的交谈声。

“听说园子里那棵百年桃树开花了,一会儿去看看吧?”

“真的?那棵桃树可是从来到东宫之后就从来没开过呀,只长叶子不开花,也只有太子天妃对它那么上心了。怎么今儿忽然开了?”

“这谁知道呢。”答话的仙婢摇了摇头,眼前却忽然拢下一片黑影,她抬头去看,吓得慌忙跪倒在地,“太子殿下。”

然而天玄却只是静静的看着二人,半晌问道:“你们说的那棵桃树……本殿怎么从未听说过?”

“这……”二人相视一眼,谁也不敢说话。

天玄面色微沉:“说!”

“殿下饶命。”那仙婢慌了神,一股脑儿就把那棵桃树的事全说了出来。

当初凤素羽刚刚嫁到东宫的时候见园子里光秃秃的,便想着种几棵花树,等到开花时节,园子里满是花香,一定妙极。恰巧这时,月下神君从下界回来述职。

月下神君掌管世间因缘,据闻,他的元神是一枝桃花,由他的神力凝结而成的桃树也同样带有庇佑姻缘的能力。

凤素羽便趁机去向月下神君讨了一株桃树来,种在了园子里,悉心栽培,从不间断。

只是这株桃树不成器,几年的时间都没能开出花,久而久之,宫里也就没人记挂着它了。凤素羽被下天牢之后,更是连浇水的人都没有了。

可偏偏就是这个时候,桃树开花了。

……

天玄站在桃树下,周围是纷纷落落被风吹散的花瓣,仿若下了一场花雨。

他仰头望向桃树,阳光下,莹莹的粉色花瓣好像会发光一样,格外娇俏动人。

他情不自禁的将额头抵在树上,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传来细碎的一声脆响。

不远处传来一声女子的轻唤:“殿下……”

天玄下意识回头:“素羽……”

然而他愣住了,现在不远处的人不是凤素羽,而是鸢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