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玄无声的看着鸢月离开的背影,他没有追上去,只是心中忽然出现了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

不知是为鸢月的离开,还是为自己的心意终于明了。

入夜时分,天玄带了一壶酒,自己一个人坐在桃花树下自饮自酌。

他没有让人摆桌子,就那么席地而坐,脚边和衣衫上全都落满了桃花瓣,那股浓郁的香气几乎浸透他的衣衫。

天玄眼神迷离的看着桃花枝,仰头灌下一口酒。

夜色下,他忽然在一片粉色的桃花中看到了一抹绿色。

双眉微蹙,天玄站起身,抬手将那抹绿色捏在了指尖,这是一个翠绿的香囊。

原先被藏在枝叶之间并不明显,可是如今满树都是粉红,这点绿便格外显眼了。

天玄屏息,慢慢的打开了这个香囊,从中到出一张被叠的四四方方的锦笺。

好似心中有什么预感一般,天玄颤抖着手铺开了纸。

洁白的宣纸上,用秀气的小楷写了一段话,字字句句,全是娇羞的女儿心事——

“我想拥有一个和天玄的孩子,然后三个人永远在一起”。

落款是凤素羽。

一阵冷风袭来,桃花扑簌簌的落了满身。

他蹲下身子,忽然哭得像个孩子。

素羽,本殿好想你。

……

次日,天玄是在桃花树下醒来的。

他睁开眼睛,入目是一片苍翠的绿色,枝叶在阳光下舒展,显出一种翠绿欲滴的春意来。

天玄茫然的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怀疑自己到底身处何处。

他坐起身,一小张锦笺从手中滑落,跌进满地的桃花中。

桃花树,又不开花了。

天玄低头,捏了一朵桃花在指尖细细的端详。

花瓣仍旧是娇嫩的,好像刚刚才从树上摘下来似的。

他握紧手掌,捏着那方锦笺,离开了园子。

而背后,桃花树依旧伫立着,仿佛完成了什么任务一般,无比安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