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茫然中,天玄睁开了眼睛,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疼得厉害,好像经过了千万遍捶打一般,疼的快要散架了。

他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墨渊……”

墨渊立刻推开门走了进来,见天玄醒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道:“殿下,您醒了,不知是否要现在回璇玑殿去?”

“璇玑殿?”天玄蹙眉,有些不解,

璇玑殿是他成为太子之前的住所,在他搬去太子宫之后已经废弃了许久了。

难不成自己跳下往生海的事情触怒了天帝,罢黜太子,又把他赶回璇玑殿了么?

也罢。

天玄哂笑一声,没有了素羽,无论在何处都一样不是吗?

从床上坐起身,天玄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身体极度不适,那疼痛的程度堪比重塑身躯。

不过,在他醒来之后,这股不适也奇迹般的渐渐消散了。

“天帝如何说?”天玄淡漠的问道。

“天帝?”墨渊一脸奇怪,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天帝让殿下好好在玄鸟族中考察一段时日,打探打探凤青族长的口风。毕竟问天诀不是凡物,贸然叫他交出来,恐怕不行。”

问天诀?天玄的思绪更迷糊了,怎么会牵扯到问天诀上?考察玄鸟族又是什么情况?

不过很快,天玄就想起来了。在他还未与凤素羽成亲之前,也就是不周山出现状况的时候,天帝曾派遣他去玄鸟族设法讨要问天诀。

在他游说凤青族长期间,还在玄鸟族住了一段时间。

正是在这期间,凤素羽对身为天界皇子的他一见倾心,不仅劝说父亲交出问天诀,后来更是成为了他的妻子,帮助他成为了天界太子。

这么重要的事情,他怎么能忘了呢!

天玄一下子从床上站了起来,急急忙忙要往外走:“素……凤青族长现在何处?”

“好像去找凤姑娘了……”墨渊愣愣的回答,紧接着连忙追了出去,“殿下,您还未梳洗啊殿下!”

可等他追出去一看,眼前哪儿还有天玄的影子。

凭借着记忆里的路线,天玄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凤素羽的院子外面。

可真要进去的时候,他却犹豫了。

他要是这么冒冒失失的闯进去,会不会被素羽认为是登徒子,对他产生不好的印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