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玄上前一步,道:“大人,素羽脸皮薄,您就不要打趣她了。”

“哎呀,这就开始护着了。”西王母笑眯眯的看着二人,刚刚现身时那股高不可攀的距离感顿时散去,变得可亲起来。

天玄无奈的笑了笑,正色道:“大人,晚辈今日前来,是有正事相求,还请您出手相助。”

一听这话,西王母脸上的笑意褪去不少,带着些冷淡:“就知道你们来找我不是来玩的,说罢,这次又要我这老家伙去做些什么?”

“不劳您出山,只是有些东西,只能请您出手才行。”说到正事,天玄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近日不周山出现了情况的事情您应该已经听过了,如今不周山岌岌可危,需要一样东西来填补它身上的裂痕,才能够使它重新稳固起来。”

西王母眯了眯眼睛,道:“你想要五彩石?”

“正是。”天玄俯首,“五彩石乃是上古神物,修复不周山轻而易举,还请大人大局为重,借晚辈一用!”

“说是借,其实根本不会还了吧?”西王母翻了个白眼,“五彩石一旦拿去修补不周山,就会和不周山融为一体,到时你要如何还我?”

谎话被戳破,天玄也不拘谨,反而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修复不周山是拯救天界、拯救六界的大好事,想必大人不会拒绝。”

“哟,这顶对天界见死不救的大帽子我可戴不起!”西王母嗤笑。

凤素羽听着二人谈话,隐隐约约觉得并不顺利,这位西王母似乎不愿意把五彩石交出来。她咬了咬唇,想要告诉天玄她可以劝说爹爹献出问天诀,以此来修复不周山。

可是她伸手去拉天玄的袖子,却被对方避开了,仍旧直直的望着西王母。

凤素羽不由感到了一阵失落,他为什么不听听她的话?是觉得她一定帮不上忙吗?

西王母敏锐的察觉到凤素羽的情绪变化,不由看好戏一般的说道:“天玄,你只顾着和我抢五彩石,却没看到小美人不高兴了么?”

天玄面不改色:“晚辈与素羽之间的事情,晚辈自会解决,而这五彩石,晚辈非借不可!”

说完,他转向了凤素羽,神色无比诚恳认真:“素羽,你先不要生气,听我说,我知道你想要劝说你爹爹把问天诀献出来以修复不周山,可是,问天诀是玄鸟族的根基所在,若就这样献出,若死后玄鸟族遇到了什么麻烦,又如何解决?”

凤素羽一怔,不知如何回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