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素羽被士兵押着来到了烈狱。

烈狱一共分为九层,越往下走越是阴冷潮湿,其中的刑罚也更加令人胆寒。

若非触犯天条的穷凶极恶之徒,不会被带到九层天牢。

而凤素羽,却是在一开始就直接被押进了九层。

牢门皆用缚仙索叠层缠绕,无论是谁被关在这里都会法力尽失,任人宰割。

凤素羽站在牢房中,入目所见并不是阴暗的黑,而全是惨烈刺目的鲜红色,抽动鼻翼还能够闻到刺鼻的腥味。

周身被这种气息充满,她不适的蹙了蹙眉,喉头涌上一股恶心感。

“新人?”对面牢房中传来一个男声,因着地牢昏暗,看不清对方的样子。

“看起来不像个犯了天规的,小天妃,你为什么被关进来?”对方的声音带着几分调笑,与周围的冰冷沉默格格不入。

凤素羽侧目,就见从黑暗的角落里,缓缓走出了一个男人。

他身上衣衫尽数破碎,只能勉强挂着。

裸露出来的肌肤上,全是各种触目惊心的伤痕,旧的早已结了疤,而新的则深可见骨。

男人的双手双足上全都缚着锁链,限制着他的行动。

如此重重防护,可见对方确实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见凤素羽露出警惕的神色,对方咧嘴一笑:“你防我做什么,大家都是囚犯,你最该害怕的,应该是一会儿要来审你的那些人!”

他上下打量了一眼凤素羽,砸了咂嘴:“别看你现在还完整,等会儿可就不一定了。”

仿佛是为了印证男人的话,地牢深处忽然传来一声惨烈凄厉的哀嚎,引得凤素羽浑身一颤,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男人冷笑:“害怕有什么用,进了这里,你不如求着自己早点死去,否则,就是生不如死!”

他的话越发令人绝望,凤素羽不由生出几分心寒。

就在这时,一个眼熟的人走了过来,正是掌管天牢审讯刑罚的卫权。

卫权脸上挂着笑,眯起的眼睛中却是寒凉无比,“太子天妃,久等,轮到您了。”

……

“刺啦——”

鲜红的真火烈焰在胳膊上,立时传出了皮肉被烧焦的声音。

凤素羽紧紧咬唇瓣,她额上满是冷汗,冷冷看向那人,“殿下只说让你审问,可没说让你动刑!”

卫权笑眯眯的,手心浮起一团烈焰,显得格外突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