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牢房外忽传来一个仙婢慌张的叫喊:“殿下!殿下不好了,鸢月姑娘出事了!”

天玄脸色一变,没再看地上颤抖的凤素羽,快步走了出去。

来找人的是鸢鹂身边的丫头,在看到天玄的时候急得眼泪都出来了:“殿下,鸢鹂姑娘说鸢月姑娘不好了,让您赶紧去看看!”

天玄一个闪身,就不见了踪影。

在他离开之后,那个丫头却擦掉了眼泪,一改刚才的慌乱,转身进入天牢找到了卫权:“殿下这几日要照顾鸢月姑娘,不许用旁的事再惹他心烦。至于里头那位……你们自己看着就好,不必再来向殿下汇报了。”

卫权连忙点头称是。

这下她才点了点头,满意的笑了。

……

鸢月自从受伤之后,就一直在天池侧畔的药圃旁修养,那里是药神医官的地儿,照顾病人自然得心应手。

天玄推开门,直接问道:“鸢月情况如何了?”

此时,屋子里还坐着一个女人,正在床头垂泪,一见天玄进来,立刻就站起了身子:“殿下……”

天玄走近床边,床上的女人姿容秀美,可惜一脸病容,略显苍白。

他深深凝视着床上的人,眉心蹙起。

鸢鹂走近几步,带着哭腔说道:“殿下,月儿她如今这模样,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九尾被削减的只剩三尾,修为几乎全部被毁,就算月儿醒来,又该让她如何自处?”

鸢月和鸢鹂是九尾狐族,毕生修为全在九条尾巴上,鸢月一下子少了六条尾巴,修为大减,她迟迟无法醒来恐怕也有这个原因。

天玄眉心蹙得更深,“本殿自当会尽全力救治鸢月,你不必担心。”

顿了一下,他继续道:“只怕天界医官是束手无策了,本殿听闻神农一氏最擅救人,已经派人去请,不日就会赶来,鸢月或许有救。”

此话一出,鸢鹂眸中顿时闪过几分慌乱,很快被她掩去。

她坐到床边,抚摸着鸢月的脸颊,泣不成声:“月儿,都怪姐姐没有保护好你,让那个女人钻了空子……若是你醒不过来,姐姐一定杀了她为你报仇!”

听到鸢鹂的话,天玄眸色一暗,看着仍旧昏迷不醒的鸢月,心底原本的惊疑,也变得冷硬起来。

连同今天在天牢中对凤素羽升起的那一丝怜悯,也烟消云散。

……

天牢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