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云溪看着陌上飞已经将针(如果那样的尺寸也能够被称之为针的话,姑且就这么叫着吧)从老妇人的后背里抽了出来。

估计是老人身体里的血给放的差不多了,这会儿抽针之后也没见伤口飙血。

也是……都流了小半盆儿了,人老人的身体里还有多少血可以飙的啊?

你当人家是大容量血库还是怎么的?

一直让你放着,这会儿脸上还有点儿血色都几乎能够被称之为奇迹了好吗?

很有可能是陌家怎么的都还有点儿家底,平常伙食也还开的不错,让老人的身体养的棒棒的,所以这么一番折腾才没有驾鹤仙去……

“去柜子里把纱布拿来。”

陌上飞开口说道,仍旧是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你大爷的,真把我当你家的下人使唤了是吧?!

千云溪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过不晓得为什么,心里虽然不情愿,手脚却还是听话的去照做了。

嗯,应该是看着老人家可怜的份儿上才伸出援手的啊!

怎么可能是因为陌上飞这个臭男人呢?!

不就是顶着一张和自家老公宗正百罹兄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而已嘛,至于有那么大的魅力,能让她唯命是从?

就算是宗正百罹自个儿,在她千云溪的面前也都只有俯首听命的份儿好吗?

他陌上飞几斤几两?凭什么啊?!

“喏——”

没好气的将从柜子里找到的一盘东西递了过去,千云溪将心思又转了回来。

这盘子里头的东西可是备的真齐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